时时彩计划源码下载|178时时彩计划群
所在位置:首頁 > 案鑒庫

昔日“好法官” 墮為階下囚

發布日期:2019-10-23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:[ ]

“以前是我站在法庭上審理案件,現在我即將面對法庭的審判,真是百般滋味涌上心頭……”說這句話時,本應堅守法律底線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孫世芳已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,并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

孫世芳,山西省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原黨組副書記、副院長。“父母給我起名叫做世芳,就是希望我通過自己的努力有一番作為,能夠青史留名、流芳百世。”孫世芳說。但如今,他卻與父母的期待背道而馳,“走到了惡名遠揚這一步”。

今年春節前,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孫世芳被立案審查調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“六項紀律項項違反,涉及金額巨大、問題嚴重、性質惡劣,且其違紀違法行為大多發生在黨的十八大之后,是典型的不收斂、不收手,執法犯法、以案謀私。”運城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說,今年5月,孫世芳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,并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

1987年,26歲的孫世芳從部隊轉業至萬榮縣人民法院,歷任副庭長、庭長、副院長。1998年起,先后任絳縣、臨猗縣人民法院黨組書記、院長。

“在當時,他可謂是運城最年輕的縣級法院院長之一。”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,那時候孫世芳在當地法院系統和干部群眾中有著良好的口碑。一個同事、群眾口中的“好法官”緣何淪落至此?

貪欲滋生,他以案謀私視法律如兒戲

孫世芳自己回憶,他的蛻變始于2006年。那一年,他的父親去世了。

“以前,每次回到家,老父親總是念叨個不停,‘不敢胡來,那么多人都看著呢’。當時對老父親的話,只是這個耳進那個耳出,沒有入腦入心,但也起到了一定警示作用。”孫世芳在懺悔書中寫道。

后來,耳邊的“警鐘”不響了,加上自己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績,2011年又調任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、副院長,孫世芳越來越飄飄然了。

“自認為威望有了,人也熟了,單位也理順了,思想上就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。”當他看著身邊的“朋友”在自己的幫助下獲得了利益,私心貪欲逐漸滋生膨脹,從吃吃喝喝,到不上班打麻將,再到違法犯罪……

“所以后來,無論是立案、審判,還是執行,只要別人找過來,不管合不合法、能不能辦,只要送錢我就都收著。”孫世芳說。

就這樣,案子儼然成了他謀取私利的媒介。

2013年,某公司向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另一公司800余萬元欠款逾期不還。孫世芳接受原告請托后,全程干預司法。“立案階段,他要求立案庭將該案分到他名下,親自擔任審判長;審理階段,授意合議庭違規采取訴訟保全措施,凍結被告公司資金;判決和執行階段,要求‘加快進度’。”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,此案結案后,孫世芳心安理得收下委托人數十萬元感謝費。

2011年至2013年,孫世芳在辦理一起涉案標的1000余萬元的經濟糾紛案件時,左右逢源,先后收取原告、被告數十萬元好處費。

在另一起經濟訴訟案中,孫世芳在原告已追回本金、準備放棄利息的情況下,主動提出“你來申請、我來執行,利息要回來兄弟們一起花”。最終執行回的利息,孫世芳堂而皇之拿走一大半。

……

“吃相”如此難看的孫世芳在接受審查調查時反省道:“共產主義理想被我拋到腦后,‘四個意識’一個都沒有樹起來,‘四個自信’一個都不堅定,回報組織、回報人民的初衷逐漸被瘋狂追求物質財富所取代。”

用錢生錢,他以權謀私卻自認為生財有“道”

隨著職務不斷晉升,“朋友”越來越多,吃喝應酬也越來越多,覺得自己“無所不能”的孫世芳,權力觀、價值觀更加扭曲。

“面對收受的贓款,我不但沒有膽戰心驚,反而覺得不滿足,希望獲得更多的財富,想方設法用錢生錢。”孫世芳說。

2011年至2016年間,孫世芳通過某房地產公司負責人蔡某,先后8次把錢借給他人,獲利百余萬元;2015年,孫世芳出資數百萬元,以他人名義在當地某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入股,獲取紅利;2013年至2015年,又在某房地產公司入股數百萬元,并籌集借款,大肆從事營利活動……

一次,某公司因欠孫世芳借款,將某縣一塊約20畝的土地抵給孫世芳。怎樣把這20畝地變現?恰巧該縣一家公司向市中院起訴某鋼鐵集團借款逾期未還,找孫世芳幫忙。孫世芳立即表示可以幫其討回1500萬元欠款,但前提是必須用其中1400萬元購買自己那20畝土地。該公司無奈同意,在收回欠款后將1400萬元打入孫世芳指定的銀行賬戶。經鑒定,這塊土地當年的市場價格只有700余萬元。

“看起來似乎都取之有道,是他辛苦‘掙’來的。但實際上還是靠頭頂的‘官帽’、手中的公權。”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,從吃吃喝喝、收受禮品禮金,到通過案件收受好處費,再到“用錢生錢”,孫世芳徹底淪為金錢的奴隸。

心存僥幸,組織多次提醒他仍執迷不悟

紙終究包不住火。2016年,群眾舉報孫世芳有多處房產、枉法裁判、收受賄賂等問題。當年5月和10月,運城市紀委先后兩次就群眾舉報問題,分別對孫世芳進行談話函詢、初核。

“我沒有向組織講真話,沒有認真交代自己的問題,而是編造謊言,用虛假的東西應對組織。”孫世芳坦言,那時,他執迷不悟,使盡渾身解數弄虛作假、對抗審查、蒙混過關。

2018年7月,運城市紀委監委就孫世芳隨意拘留上訪群眾問題對其進行提醒談話,他又極力撇清關系、故意隱瞞事實。

2018年11月,運城市紀委監委對孫世芳有關問題展開核查,他不僅繼續向組織作虛假說明,還與相關人員“統一口徑”,殊不知自己一次又一次失去了組織給的機會。

孫世芳也曾惶恐不安。但是,他沒有選擇相信組織、主動交代、減輕罪責,而是“病急亂投醫”,求起了“鬼神”。

“他身上藏著所謂的‘護身符’驅邪避禍。更為荒唐的是,他聽信風水先生的指點,將辦公室電話號碼和門牌號與下屬互換,想換一換‘運氣’。”有關審查調查人員介紹。

然而,一切均是徒勞。等待他的,將是法律的懲處。(蘇黎原)



时时彩计划源码下载 海王捕鱼钻头蟹 高科技麻将 无人售货卖什么才赚钱 全民欢乐捕鱼第一期 甘肃11选五推荐号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请长期跟踪免费两码 mu手游怎么赚钱 杭州麻将打法及技巧 四川时时彩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计划软件 买个车子怎么赚钱 迎客松捕鱼平台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